首頁 >> 通知公告 >> 正文

敦煌市關于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第五督察組交辦第4批125號和第15批1000號群眾信訪投訴環境問題辦理情況的公示

2019-12-03 10:58:15    來源:敦煌市保障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工作協調聯絡領導小組    作者:    點擊:

一、投訴問題

1.第4批125號“2002年左右,原轉渠口鄉元明粉廠在敦煌市轉渠口鎮轉渠口村5組柳敦高速(柳園至敦煌方向114公里處)旁廠區生產時遺留大量危險廢物芒硝,露天堆放,遇大風天氣造成揚塵,影響周邊葡萄生長。2016年曾向敦煌市政府、敦煌市環保局、敦煌市信訪局反映,未解決”問題。

2.第15批1000號(帶*)“敦煌市轉渠口鎮轉渠口村5組柳敦公路114公里處葡萄地旁堆放了2.3萬平方米危險廢物“芒硝堆”及下腳料(2002年原轉渠口鄉元明粉廠生產元明粉時堆存的)未處理,遇風揚塵飛散,影響葡萄生長及村民身體健康。2016年甘肅藍博檢測科技有限公司對該“芒硝堆”檢測發現有農藥成分殘留,但甘肅省第四勘測院、北京輕工業環境保護所和甘肅省酒泉工程勘測院檢測結果未發現芒硝成分殘留或污染環境問題。市民對此結果不認可,要求重新核查”問題。

二、責任單位、責任人

責任單位:轉渠口鎮人民政府、酒泉市環境生態局敦煌分局、市委信訪局

責 任 人:楊向軍、李小龍、裴順平

三、辦理情況

(一)基本情況

信訪事項中反映的“芒硝堆”位于現轉渠口鎮集鎮區215國道西側天時油脂廠北側,最早屬原轉渠口鄉元明粉廠。原轉渠口鄉元明粉廠建設于1984年,于1995年冬停止生產,后將廠房轉租分別用于養殖野雞和奶牛。2002年,在原元明粉廠原址建設敦煌市津皇油脂有限公司(現為天時油脂廠)時,對原元明粉廠房進行了拆除改造,對剩余廠房表層土壤進行了清理,堆放至215國道西側原轉渠口鄉元明粉廠(現天時油脂廠)北側至今。為防止堆放物對周邊環境造成影響,轉渠口鎮人民政府結合環境綜合整治,于2016年組織人員、機械對堆放物表面進行了覆土壓蓋。同時,經現場核查,信訪事項中反映的“堆放物”周邊南北約550米、東西約600米范圍內共有278.33畝耕地,分別種植玉米、棉花、小麥、枸杞、苜蓿、葡萄、棗等農作物,其中現種植葡萄的有4戶,1戶原種植葡萄,已于2018年春棄耕至今。

(二)核實處理情況

1.關于“敦煌市轉渠口鎮轉渠口村5組柳敦公路114公里處葡萄地旁堆放了2.3萬平方米危險廢物“芒硝堆”及下腳料(2002年原轉渠口鄉元明粉廠生產元明粉時堆存的)未處理,遇風揚塵飛散,影響葡萄生長及村民身體健康”問題。

信訪人反映的該問題為重復信訪問題,酒泉市生態環境局敦煌分局(原敦煌市環保局)、敦煌市轉渠口鎮政府均對其反映的問題進行了處理答復。2018年,為徹底分析“堆放物”對周邊環境是否存在影響,敦煌市轉渠口鎮政府通過公開招投標,委托具有環境工程設計甲級資質的甘肅酒泉工程勘察院對該處“堆放地”及其周邊環境開展了環境影響調查工作。經專家評審組評審通過后,2019年4月15日甘肅酒泉工程勘察院向轉渠口鎮政府提交了《敦煌市轉渠口鎮芒硝堆放地及其周邊環境調查報告》?!抖鼗褪修D渠口鎮芒硝堆放地及其周邊環境調查報告》中結論與建議(7.1、7.2)顯示:“經現場淺井勘探,場地堆放物基本為土壤,芒硝等工業原料極少”;“地下水樣品中,硫酸鹽、氯化物、總硬度等指標超標主要是因為背景值高的原因”;“堆放場地、堆放物以及周邊農用地中選定的污染物檢測結果遠低于規范要求風險值,對人體健康以及周邊農用地農產品質量安全、農作物生長或土壤生態環境風險很低,可以忽略,建議堆放物就地原狀堆放,堆放場地無需繼續開展相關評價工作”。

2019年4月30日,敦煌市轉渠口鎮人民政府依據甘肅酒泉工程勘察院《敦煌市轉渠口鎮芒硝堆放地及周邊環境調查報告》,向信訪人出具了《敦煌市轉渠口鎮人民政府關于對“原轉渠口鄉元明粉廠位置有一堆芒硝對承包的7畝葡萄地有影響”信訪事項處理(答復)的意見》(轉政發〔2019〕90號),并當面送達信訪人本人。2019年5月29日,反映人趙某向敦煌市人民政府信訪事項復查復核委員會提出信訪事項復查申請,經復核后,敦煌市人民政府信訪事項復查復核委員會于2019年8月20日向申請人趙某送達了《信訪事項復查意見書》(敦信復字﹝2019﹞21號),復查意見中指出:“維持敦煌市轉渠口鎮人民政府作出的《關于對“原轉渠口鄉元明粉廠位置有一堆芒硝對承包的7畝葡萄地有影響”信訪事項處理(答復)的意見》(轉政發〔2019〕90號)”。

另外,經對信訪事項中反映的“葡萄地旁堆放了2.3萬平方米危險廢物“芒硝堆”及下腳料”進行實地測量,實際堆放物面積為0.65萬平方米,約1.66萬立方米。依據甘肅酒泉工程勘察院編制的《敦煌市轉渠口鎮芒硝堆放地及周邊環境調查報告》調查方案顯示,調查人員通過現場了解及踏勘,同時結合區域常年主風向、周邊環境、疑似污染物遷移轉化途徑等信息確定了其調查區域,調查區域分堆放場地和農用地環境調查兩部分。其中,堆放物場地調查面積0.9萬平方米,農用地調查面積18.62萬平方米,共計調查面積19.52萬平方米,并全面涵蓋了經實地查看測量的堆放物(0.65萬平方米)和堆放物場地(1.66萬平方米)面積。

2019年8月2日至8月5日就原轉渠口鄉原元明粉廠遺留芒硝及堆放物場地周邊涉及種植農作物的秦安村三組、十一組、十二組的37戶農戶開展了民意滿意度調查。其中:滿意的34戶,比較滿意2戶,未做表態1戶,滿意度為97%。

2.關于“2016年甘肅藍博檢測科技有限公司對該“芒硝堆”檢測發現有農藥成分殘留,但甘肅省第四勘測院、北京輕工業環境保護所和甘肅省酒泉工程勘測院檢測結果未發現芒硝成分殘留或污染環境 ,市民對此結果不認可,要求重新核查”問題。2017年11月11日,轉渠口鎮人民政府委托甘肅藍博檢測科技有限公司依據《土壤環境監測技術規范》(HJ/T166-2004)對地處敦煌市轉渠口鎮秦安村十一組現天時油脂廠北側芒硝尾渣堆放物周邊耕地所采集的3個土壤樣品中的“pH、水分、汞、鉻、六六六、滴滴涕”6個項目進行了檢測。2018年1月2日,轉渠口鎮收到由甘肅藍博檢測科技有限公司出具的《農耕土壤檢測項目報告》。根據《農耕土壤檢測項目報告》顯示,3個土壤樣品中“六六六、滴滴涕”2項農藥成分檢測結果均為未檢出。根據甘肅酒泉工程勘察院編制完成的《敦煌市轉渠口鎮芒硝堆放地及其周邊環境調查報告》中農用地土壤分析(6.2)顯示,16個土壤樣品中“六六六、滴滴涕”均為未檢出。其檢測結果與甘肅藍博檢測科技有限公司出具的《農耕土壤檢測項目報告》結果一致,即土壤樣品中“六六六、滴滴涕”2項農藥成分檢測結果均為未檢出。

另外,信訪事項中所反映“甘肅藍博檢測科技有限公司對該“芒硝堆”檢測發現有農藥成分殘留”事宜,經調查,在《敦煌市環保局信訪事項信訪事項處理意見書》(敦環發〔2018〕177號)中曾有“由甘肅藍博檢測科技有限公司對原轉渠口鄉元明粉廠生產遺留芒硝和尾渣進行檢測,但該公司檢測結果顯示均為農藥成分”的表述,經核實,該說法表述有誤。根據酒泉市生態環境局敦煌分局出具的《關于原敦煌市環境保護局敦環發〔2018〕177信訪事項處理意見書中農藥成分表述有誤的情況說明》,“甘肅藍博檢測科技有限公司對原轉渠口鄉元明粉廠生產遺留芒硝和尾渣進行檢測,該公司檢測結果顯示均為農藥成分”,這句話說法表述有誤。應當表述為“甘肅藍博檢測科技有限公司對原轉渠口鄉元明粉廠生產遺留芒硝和尾渣進行檢測,該公司檢測項目“PH、水分、汞、鉻、六六六、滴滴涕”中,3個土樣“六六六、滴滴涕”2項檢測因子均未檢出(即未超標)”。

信訪事項中所反映的甘肅省第四勘查院和北京輕工業環境保護研究所分別在2018年受敦煌市轉渠口鎮和酒泉市環保局敦煌分局邀請其曾到堆放物現場進行過調研了解,并未開展過相關檢測評價工作,也未出具過相關報告,僅甘肅酒泉工程勘察院中標且對該處“堆放地”及其周邊環境開展了環境影響調查工作。

(三)辦結情況。2019年9月17日,申請人向酒泉市人民政府提出信訪復核申請,經對信訪事項復核后,2019年10月24日酒泉市人民政府信訪事項復查復核委員會向申請人趙某送達了《信訪事項復核意見書》(酒政信復辦發﹝2019﹞9號)》,復核意見指出:“敦煌市人民政府信訪事項復查復核委員會做出的《信訪事項復查意見書》(敦信復字﹝2019﹞21號)事實清楚、證據確鑿,答復意見準確,本機關決定維持其復查意見”,且“根據國務院《信訪條例》第三十四、第三十五條規定,信訪人對本意見不服,仍以同一事實和理由就以上已復核問題提出信訪事項的,各級行政機關不再受理,本復核意見為該信訪事項終結意見”。

此外,針對“堆放地”塊植被較少,生態環境脆弱問題,轉渠口人民政府嚴格對照整改措施,安排專人加強對堆放地日常巡查監管,對堆放物范圍區域進行了灌水、填沙、填土,改良土地鹽堿性,且在堆放地周邊具備綠化條件的區域栽植(冬植)紅柳苗1200余株。

該信訪問題已辦結。

 敦煌市保障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工作協調聯絡領導小組   

2019年12月3日                                


彩票双色球